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> 媒体报导 >

周贵:专注创业屡败屡战 深耕教育成功逆袭

发布时间:2015-08-20 10:04:21 来源:南方日报

     

      

 

        位于农讲所附近翰雅明轩4楼的广图校区,一进门,横幅上硕大的字就映入眼帘:“1167名超重本线,2528名超本科线”。

      “来,迟到的同学在本子上写下自己的名字。”班主任一脸严肃地站在教室门前,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跟每一位迟到的同学说着这句话;等待孩子下课的父母安静地坐在休息区,读书看报。而在这个拥有13个教室和一个自习室的校区里,琅琅书声不绝于耳。

      18年前,周贵与唐氏兄弟用借来的2万元钱创办卓越教育培训中心,如今已成为华南地区名列前茅的民办教育机构。在光鲜亮丽的背后,鲜为人知的是,在成为卓越教育的高级副总裁之前,现在员工们亲切地称为“周校”的周贵,其经历过多次失败的创业,最终才成功逆袭。对于如今的成就,周贵归结为“要感谢广州这个包容性很强的城市。”

      勤工俭学辛苦打开市场,却被人“收割”了

     1990年,18岁的茂名化州农村青年周贵高考成绩优异,理工科名列全县第三,许多外省的著名院校在向他招手。艰难的选择摆在周贵的面前,是出省还是留在广东?经过反复思考,周贵最终选择了位于广州的中山大学,就读国际贸易专业。第一是因为,“家里穷,出不起省”;第二是因为“广州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城市,未来会有更多用武之地。”

    然而,需要很长时间,周贵才能融入这个南国大都市。

    大一的时候,由于人生地不熟,又只会说化州话,周贵几乎没什么朋友,只好每天来往于教室与图书馆之间,“那段时间,我比高三的时候还要勤奋”。因为读书刻苦,大一期间,他各科成绩都名列前茅,拿到了奖学金。在老师眼里,他是全班最勤奋、最认真的孩子。但是,他总是觉得自己还缺少点什么,“总之,读大学就不能还像在中学那样读书。”周贵笑称,“其实我也很想走出去看看这个大千世界,但苦于找不到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其实,还在中学时代,周贵就做过勤工俭学:虽然爸妈都在农村做教师,但由于上有老,下有小,家境依然窘迫。为了改善家境,家里利用业余时间在村头开起了一间小卖部,而能干的周贵则充当起送货员的角色。每个周末,他都会骑着自己的破单车,奔波于十几公里的山路之间帮家里采购食品,成了小小食品商。在广州这个商业气息浓厚的城市,他想在好好学习之余找个兼职,但苦于找不到门路。

    机缘巧合,大二时,周贵认识了同校的师兄唐俊膺。“师兄就带着我做兼职,周末的时候还会带我去溜冰,跳交谊舞,学吉他等等,不但改善了生活,而且开阔了眼界。”沉默寡言的周贵,在师兄的带领下,逐渐变得活泼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“想做什么就要说,这样才会成功;,师兄的这句话深深的影响了我整个大学生活。”大三时,周贵逢人便说他想做兼职,这一消息传遍整个岭南学院。没多久,机会来了。“系主任找到我说,北京有一本叫《证券市场》的周刊想打开广东市场,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做推广。”正愁于学习之余没事做的他,二话没说就接手了这个工作。“那个时候证券还不是特别火,没什么人关注。”不懂如何寻找客户群的周贵,带着杂志奔波于广州的火车站、汽车站、报刊亭、证券公司之间。“我那时走遍了广州的大街小巷,练成了广州活地图。”当时这本杂志还没什么知名度,各大公司都不愿意订阅,但屡次被拒的周贵没有放弃。屡败屡战,终于有几家证券公司耐不住他的软磨硬泡,同意他将杂志放到门卫室寄卖。

    “杂志都是从北京空运过来的,我每周六都要骑单车去白云机场提货,有时候飞机晚点,我要等到凌晨两三点才能拿到杂志。”不怕辛苦的周贵除了寄卖,还守候在证券公司门前,向每个路人推销。“我厚着脸皮去问他们要不要订阅,慢慢的就开始有人接受了,后来逐渐发展到300家订户。”随着读者的增加,周贵的小单车已经满足不了运货的需求,他花了60元租同学的摩托车去机场取货。后来,证券交易一天比一天火爆,杂志的订阅量也随之暴增,代理杂志的周贵也从中赚取了1万余元。但不幸的是,由于杂志的知名度与日俱增,北京那边的公司把杂志的销售权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最赚钱的时候,突然又“失业”了。说起那段经历,周贵不由得苦笑。

    1994年,面临毕业的周贵与唐俊膺、唐俊京两兄弟一起在广州开起了广告公司。“广州非常包容,也有很多机会,而且商业模式都比较成熟,所以我们第一次就选择在广州创业。”

    在广告公司里,踏实能干的周贵负责策划和地推工作。经过他们的艰辛努力,一段时间之后,广告公司步入正轨,第一年,公司就净盈利20万元。周贵也觉得,“自己真正融入了广州这个大城市。”

    省外创业连番打击下,合伙人出走

    好景不长,广告公司的业务增长没能保持高速态势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的广告公司不好做,我们处于整个行业的最底层,一个项目,我们最多能拿6%的利润,其他都让上游公司拿走了。而且我们是做策划的,做多了,就发现我们的点子也快枯竭了。”处于瓶颈期的广告公司,让周贵萌生退意。“我们毕竟不是设计出身,每天都过得诚惶诚恐,生怕做了这一单就没下一单。”经过6个合伙人的商量,决定保住广告公司的同时转战食品行业。

    1995年1月,周贵带着公司的40万元和两位社会股东的40万元,远赴湖北开设食品公司。“当时湖北有一家国营的食品加工厂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,我们考察后就把它租了下来,生产一种新型食品;而且,为了回馈社会,没有辞退一名原来的员工。”此举被当地媒体广泛报道,称之为“盘活国有不良资产的榜样”。分工明确的周贵等人,经过半年的努力,终于做出了自己的第一箱产品。

      但在武汉推销产品的时候,他们却吃了闭门羹。那些经销商都说,“这是些什么东西,从来没有听说过”,去批发市场洽谈业务,也没有一个人理会他们。不服输的周贵,利用之前在广告公司做地推的经验,决定砸重金加大广告投放量和覆盖范围。他还雇佣大批兼职人员,给武汉每个小卖部免费送去两箱产品,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们把自己的产品摆在店内显眼的位置。此外,还免费送给当地小学生新型食品。之后,又不惜重金花费20万元在当地电视台投放广告。15天后,原本无人问津的产品,突然爆红。“有些经销商拿着现金过来,一开口就跟我们要1万箱的货。”

      终于成功了,但问题又随之而来。“生产线每天只能生产几十箱产品,根本供不应求,有些经销商为了抢夺产品还大打出手。”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加班加点,24小时三班倒生产。“没过多久,机器却烧了。”每天应对供销商的催货,看着真金白银从眼前流走,周贵他们急得焦头烂额。半个月后,新的生产线组装好了,每天能生产几百箱产品。但是,产品的火热程度已经大不如前,产品又滞销了。“这下好了,钱都拿去购买原材料和机器了,资金链断裂了。我们只好去武汉周边的城市,低价销售,成本能收回一点是一点。”

      接二连三的失败,让社会股东也失去信心,撤了资,但没有摧毁周贵的创业信心。总结经验教训之后,他重新集资,再次出发。“唐氏兄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,他们在团队管理、领导风格和人际交往上教会我许多。”有了之前的经验,这一次周贵与唐氏兄弟把生意越做越大,在全国20多个城市设立的分公司,1996年的营业额高达1400余万,利润在50%左右。然而,就在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,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导致人们的消费能力下降,“我们研发的新产品也不受待见,价值上百万元的原材料都堆在仓库,厂子开一天,就亏损一天。”无奈,周贵他们终于痛下决心,关掉了食品厂,“一夜回到解放前”,不仅把两年间赚的钱都赔了进去,还倒欠上百万的货款。“压力山大”之下,广告公司6位合伙人中有两位出走。

    重返广州扛着高额债务创办民办教育机构

      面对高额的债务,周贵和唐氏兄弟三人选择回到市场更庞大、机会更多的广州寻求出路。

      经过仔细的市场调研,他们发现,广州的家教市场很大,而且暂时还没有哪家机构一枝独秀。说干就干,凭借多年积累的创业经验,他们开始创办卓越教育培训中心。

      他们租下几间位于区庄立交附近一所业余大学的课室,再找到任职于广州名牌中学的老师朋友帮忙出资料和授课。为扩大招生规模,善于开拓市场的周贵亲赴现场派发宣传单。“我就骑着摩托车,到处跑,把折叠椅展开,然后就开始现场办公;。”1997年10月28日,他们拿到了营业执照,11月便轰轰烈烈地开班。“我们周日就开班了,周五的时候才100人,到了周六就有200多人,终于顺利开班了。”

      其时的广州,课外辅导市场刚刚兴起,虽然已经有几家较大的教育培训机构,但那走的都是“便宜却简单的路线”,招生规模都不大。而背负着几百万债务的周贵他们,则一心想要把卓越做大做强。在第一期“期末冲刺班”取得成功的影响下,卓越第二期的学生数量飙升至800余人。受过高等教育的周贵等人深知“因材施教”的道理,根据实际情况,设计出“一对一个性化辅导”、“全日制复读班”等特色课程,以此,卓越在市场上脱颖而出。

 

  

    

从2002年到2012年,又是广州课外辅导发展的“黄金十年”,但是前路并非一直平坦,2003年爆发的“非典”就给了他们当头一棒。“非典来了,很多学校都不上课,我们的生源也受到了很大影响。”停办两个月之久的卓越,靠着只发基本工资和退租场地,勒紧裤腰带,咬紧牙关坚强地支撑着,在“非典”之后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春天。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,到2009年,“卓越教育”发展到可以成为教育集团的规模;如今,已经成长为每年能够培训40万人次、拥有4000多名教职员工的“航空母舰”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企业的发展,卓越所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尽管课外辅导的市场需求很大,但由于卓越的不断扩张,社会对其管理能力和教育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“人越多,管理层的决策也就越难。我没有一天能停下来,都要思考企业如何能够健康发展。”周贵深呼一口气,深有感触地说。正是基于这些原因,2010年,他与唐氏兄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深造,到长江商学院给自己“充电”。

“学习也是一件永远在路上的事情,我们看到自身的弱势之后,就会不断调整自我。”周贵说,“同样,卓越也是在前进中不断调整它的发展战略,在今后的互联网经济中,卓越也不会落后于时代。”他进一步解释说,“随着广州经济的发展,人口快速增加,教育市场也变得更加庞大,如何面对这日渐庞大的市场,未来,互联网或是卓越的发展方向。”

如今的卓越,帮助无数学子圆梦。获得成功的卓越也积极回馈社会,从2001年开始,他们就开始举办关于小升初、中考、高考择校问题的免费讲座,10多年下来,累计为35万个家庭排忧解难。

 而这一切,员工们都归结为“领导班子的眼界和做事能力”。除了唐氏兄弟的鼎力支持,卓越教育的财务总监邱军还认为得益于周贵这个“好校长”,“周校洞察能力很强,做事格外稳健。他对教育事业有着源源不断的热情,全身心投入其中。为人也朴实、低调,平易近人。他的人格魅力深深震撼着我,是值得尊敬的教育从业者,是值得追随的上级。”员工apple女士说,“周校带给我们很多很赞的互联网思维,他把上网思考得来的点子用到企业的运作上,非常成功。他是个很认真的人,每次有问题咨询他,总会做好充足准备,悉心帮助我们解决。看问题也很独到,总能挖掘事件背后的意义。”周贵则说,“我很喜欢教育这一行,因为通过我们的努力,能够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人才。”对于规模不断扩大后,可能会对教育质量产生影响的问题,周贵也有自己的考虑,“我们有着严格的教师选拔机制,对于考核不合格的教师,会扣工资或者开除,在这一点上,我们绝不含糊,我们清楚地认识到,只有过硬的教育质量才能保证卓越健康发展。”

    据了解,卓越每年都会投入大量资金用于教材的研发和教师的培训,而且已经具有自主开发的教研系统、排课系统、师生管理系统。“这全都得益于在广州的长期深耕。”周贵说。

    记者手记

跟广州一起跑步前进

未见周贵,已闻其声:采访前,他正在召集员工开会,整个走廊都能听见他高亢的嗓音和爽朗的笑声。

而“周校”这个称呼,比“高级副总裁”更适合他,因为员工们都喜欢这么称呼他。在“周校”那不足10平方米的办公室中,书柜的面积占据了一大半,其中大部分都是管理类。从小就喜欢读书的周贵,初中的时候,拿到全国奥数二等奖,在他那个小县城里,这可是难得一遇的“神童”,但文人出身的他现在坦诚自己对于管理确实不在行,所以也在“不断学习中”。

采访的4个多小时里,周贵又不止一次透露出他对跑步的喜爱。而且,这在卓越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。周贵说,即使工作再忙,他也会经常参加“广马”之类的活动,并且会带上自己5岁的儿子一起参加。“小孩现在就能跑广马的5公里段了。”他自豪地说。

    也许是跑步给他带来的变化,记者观察发现,已经40多岁、工作繁重的周贵,精神风貌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,而且脸上总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说话热情爽朗,做事雷厉风行。他说,就算工作再忙还要继续跑步,“跟广州一起进步”。

  对话

    “听到学生喜报时最开心”

    南方日报:为什么几经波折后又回到广州创业?

    周贵:最初和俊京、俊膺在广州开广告公司,因为当时我们在广州读书,他们俩又是广州人,在这里有一定的人脉,也更熟悉这座城市。跨省做食品,成败得失不说,还有很多难言的酸辛和困扰,所以更怀念广州的营商环境。因为广州是一个开放包容又讲规矩的城市,在这里,一切都得按程序来,依法办事。创业并不难,好的环境与资源,尤其重要。广州是可以公平竞争的,这里的创业氛围很好,市场需求也大,尤其是教育行业。所以我们义无反顾地回到广州,开始一步一步做大做强。

    南方日报:您的每一次创业跨界都比较大,后来的落脚点为什么放到教育上?

    周贵:其实很简单,我曾祖父、爷爷,还有爸爸妈妈都是教师,从小到大都对这个行业充满敬佩。而且当时,它属于一个新兴产业,广州这一块的市场需求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再说,做教育行业,是一件很舒心的事。它不可能一下子就获利,但是却能替人排忧解难,让别人开心,自己也会更开心。每年六七月,听到学生们考中的喜报,便是我最开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南方日报:在你眼中,卓越在教学质量方面的秘诀是什么?

    周贵:我们有着一套严格的教师评选机制,每月都会根据教师所在班级的进步率、学生评价、家长评价对老师进行评分,评分差的老师不仅要受到相应的处罚,严重的还面临被解雇的危险;服务上,我们为孩子提供全面的辅导,解决他们的升学问题。在卓越的“班主任”模式下,我们为每个班级配备一名班主任,他们要对家长和学生负责,不仅要充当家长和学校之间沟通的桥梁,还要成为学生们的“知心姐姐”。